您的位置:主页 > 拍卖咨询 > 艺术品 >

谢稚柳陈佩秋文献展:大千曾赠牛耳笔

2019-08-12 08:10 澎湃新闻 我有话说 字号:TT

  “谢稚柳是一本书”,史学家、书法大家王蘧常曾给出过这样的评价。纵观谢稚柳的一生,确实是能够做到将书画鉴藏、书法、绘画、史论、诗文集于一身又融会贯通的大家。

  事实上,谢稚柳伉俪都可以称得上是一部书。在上海海上印社成立五周年之际,“艺苑撷英——谢稚柳陈佩秋艺术用印及作品文献展”于2019年8月10日下午在海上印社艺术中心(上海市兰溪路138号三楼)对外正式展出。澎湃新闻了解到,此次展览共展出谢稚柳、陈佩秋伉俪各个时期各类题材的书画作品、手稿83件,名家篆刻艺术用印54方,古书画鉴定文献9件,以及张大千手稿,谢陈二老文房用品,其中不少展品为首次展出,包括谢稚柳先生的堂号——王蘧常先生手书“壮暮堂”原迹,谢稚柳伉俪合作的《八犬图》手稿等。

  谢稚柳陈佩秋之子谢定伟昨天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介绍了这些展品背后的一些故事。

  据悉,由于台风今天对上海的影响,原定于今天下午的这一展览开幕式改期至8月17日下午举行。同时展出的还包括“继往开来”海上印社成立五周年篆刻作品展。

  谢稚柳与陈佩秋

?

  谢稚柳陈佩秋之子谢定伟(右)昨晚在展出现场介绍《八犬图》

  此次展览,共陈列谢、陈二老各个时期各类题材的书法、绘画计三十余件。其中谢先生的《青城山玉鸦图》《柳荫泛舟图》《仿北苑山水》《纨扇仕女图》,陈先生的《红树鱼勾子》《岭云旦暮图》《梅竹双禽图》《仿唐寅沉沉良夜图》及其若干绘兰手稿等,皆为他俩的代表之作,这些作品的全面展现,再一次让人们有机会亲睹这两位艺术大家的非凡手笔。

  让人印象深刻是的,谢稚柳先生的堂号——“壮暮堂”三个章草大字出自人书俱老的书法大家王蘧常先生手笔,此次展览居然也将“壮暮堂”书迹原作张挂到了现场。从署款纪年看,此匾为1986年所写,彼时受书者77岁而作书者87岁,两位老辈间的年龄整整相差十岁。

  展览的第一部分则展出了谢稚柳陈佩秋伉俪对于书画鉴定的独具慧眼。

  谢稚柳始终把借鉴之道看作是艺术实践的一个重要环节。进入中年之后,他更是常年累月地亲近大量古代经典之作,并试图通过对各家各派的技法获取和风格认知,进而为鉴定带来物证依据。此次展出的《仿北苑山水》显示其表现在画幅中的精湛功力和由此而至的对于古人创作的遗貌取神之能。

?

  谢稚柳,原名稚,字稚柳,擅长书法、绘画及古代书画的鉴定。他出生于江苏常州一个书香世家,他爱好读书也爱书画,从私塾开始,课余便临习书法绘画。19岁那年,谢稚柳便告别父母到南京谋生,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宿舍里临习古画。

  经兄长谢玉岑介绍,19岁的谢稚柳结识了30岁的张大千。谢稚柳常常于周末乘车去上海,看望兄长的同时,常与张大千谈诗论画,一来二去便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张大千称谢稚柳为“柳弟”。与张大千结交后,谢稚柳干劲大增。?

?

  谢稚柳,《青城山玉鸦》,纸本

?

  谢稚柳,《纨扇仕女图》,纸本

  谢稚柳没有名师传授,属于自学成才,但其绘画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于人物、道释、山水、鞍马、畜兽、花鸟等各种题材,无所不能;于细笔、粗笔、设色、水墨、青绿、白描,各种画法,无所不精。

  早年,他的创作以花鸟画为主,先学老莲,后溯及北宋,艺术成就极高。他的花鸟画深得宋代中国画清丽、婉约之神韵,这使得藏家容易找到雅玩和升值之间的心理平衡。晚年,他对五代南唐杰出画家徐熙落墨法的迷恋,使得他画风一变再变。

?

  谢稚柳,《柳阴泛舟》,纸本

  此次展览中,展出了包括谢稚柳先生的《青城山玉鸦图》、《槲树啼猿》、《柳荫泛舟图》、《仿北苑山水》、《纨扇仕女图》等。张大千曾对谢稚柳的《槲树啼猿》大加赞赏“别来岁岁滋烟尘,画里啼猿怨未申。天下英雄君与操,三分割据又何人”。张大千,吞吐大荒,固然堪称一世之雄,可是在他心中,能与自己在画艺上颉颃雁行,并驾齐驱的,恰恰是稚柳翁。

谢稚柳,《槲树啼猿》谢稚柳,《槲树啼猿》
?

  谢稚柳行书,毛泽东词《沁园春 雪》

  谢稚柳行书,陈毅诗《青松》

  陈佩秋是在当今上海画坛独树一帜的一代大家。1922年,陈佩秋生于昆明,是现代着名书画家、书画鉴定家,是海上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她的临画深入骨髓,得心应手,其创作侧重于以创新来体认传统的修养。

  上世纪80年代前,陈佩秋的作品主要以花鸟驰誉。画中的笔法、形象和色彩,都透出自然清新之感。陈佩秋认为,艺术必须深入生活,除了临摹古画,写生也同样重要。80年代后期,陈佩秋游历西方之后,开始了对印象派真迹的光色技法与传统笔墨相结合的全新探索。?

  陈佩秋,《高天春水》,纸本

  陈佩秋,《霜叶竹禽》,纸本

?

  陈佩秋,《红树鱼勾子》,纸本

  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陈佩秋的《红树鱼勾子》《岭云旦暮图》《仿唐寅沉沉良夜图》24开绘兰手稿等,皆为代表之作。

  陈佩秋认为,书画同源,且画家必须要练字。早在上世纪50年代,她便开始了书法的摹古之路,在草书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在展览中,可以看到陈佩秋先生所写的十首鲁迅的诗,包括《湘灵歌》、《别诸地三首庚子二月·其三》、《所闻》等。

陈佩秋草书,五言联-犹有花枝俏 当今世界殊陈佩秋草书,五言联-犹有花枝俏 当今世界殊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的《八犬图》底稿、是八张犬类的绘画作品,陈佩秋以铅笔起底稿,可见其素描功底。在底稿的背面,则有谢稚柳与陈佩秋分别用毛笔、钢笔和铅笔写的字,其中还包括谢稚柳书写的英文,十分难得。在《八犬图》底稿旁,则展示着谢稚柳与陈佩秋合作绘制的《八犬图》(复制品)。谢稚柳在底稿中指出,该图中,“其中,图一、二、五、八图由健碧所赋色。”

  谢稚柳、陈佩秋之子谢定伟告诉“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记得当时有人从海外带回来一本关于狗的图册,他们觉得很有趣,觉得以前只画过猫,没画过狗,便挑选了8张来画,“我妈妈兴致就起来了,把稿子打好,然后我父亲就画了这八张。当时装裱成了一个手卷,曾于1984年在香港的展览中展出过。”

陈佩秋,《八犬图底稿》陈佩秋,《八犬图底稿》

  谢稚柳《八犬图(局部)》(复制品)

  《八犬图》底稿背面的谢老手迹

  谢稚柳始终把借鉴之道看作是艺术实践的一个重要环节。进入中年之后,他更是常年累月地亲近大量古代经典之作,并试图通过对各家各派的技法获取和风格认知,进而为鉴定带来物证依据。此次展出的《仿北苑山水》显示其表现在画幅中的精湛功力和由此而至的对于古人创作的遗貌取神之能。

  谢稚柳,《仿北苑山水》,纸本

  谢、陈二老对借鉴手法与创作之径的彼此关系,在观念上可称大体仿佛。人们能够从作者贯穿于整个表现形态的汲乳宋元一脉的尚古风貌中得到充分证实。

谢稚柳与陈佩秋谢稚柳与陈佩秋

  而陈佩秋不仅具有深厚的创作能力,对书画鉴定也独具只眼。陈佩秋在历代名作的临摹上花了大量的精力,这不仅帮助了她的创作,更使她通过心摹手追获得了对不同的时代、流派、画家笔墨风格的感性认识,水到渠成地促成了她的鉴定。在书画鉴定领域,如果说谢稚柳先生的代表之作是《鉴余杂稿》的话,那么针对《步辇图》《潇湘图》《踏歌图》等画作所存在的若干提问,便是陈佩秋先生关于中国古代绘画创作的研究梳理及其真伪鉴别的重要话题。2012年,陈佩秋出版了《名画说疑续编——陈佩秋谈古画真伪》一书,针对五代画家董源的作品提出了她的观点。陈佩秋曾认为只有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溪岸图》才是董源传世的唯一真迹。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此次展出了谢稚柳鉴定作品(复制品):(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宋)王冼《烟江叠嶂图》、(北宋)李成《茂林远岫图》、(晋)王羲之《上虞帖》、(唐)怀素《论书帖》与《小草千文》。以及陈佩秋先生鉴定作品:(唐)阎立本《步辇图》、(北宋)郭忠恕《避暑宫图》、(南宋)马远《松下弹琴图》、(南宋)夏圭《溪山清远图》。

宋 王诜《烟江迭嶂图》(局部)宋 王诜《烟江迭嶂图》(局部)

  这些鉴定作品也伴随着不少故事。例如,宋人王诜所画的《烟江迭嶂图·苏轼王诜合卷》,原为谢稚柳陈佩秋收藏,1997年捐赠上海博物馆,定为一级藏品。此卷1957年经谢稚柳鉴定为真迹,携至文管会,但为文管会鉴定会议定为伪作,不予收购(有会议记录备案)。谢稚柳担心文物因此流失烟灭,便自行买下。一九六四年“四清”运动时,谢稚柳受审查,冠以“与国家抢购文物”罪名,被迫将此卷与所藏书画全部上缴。一九七三年虽落实政策,但此卷不予发还,被强行收购。一九九七年上博重新审视此案,将此卷退还谢稚柳。谢稚柳陈佩秋自愿捐献给国家。

?

  陈巨来刻《苦篁斋》

方介堪,《鱼饮溪堂》方介堪,《鱼饮溪堂》

  此外,此次展览还将展现54方印坛名家方介堪、陈巨来、蒋维崧、简经伦、钱瘦铁先生为谢、陈二老所作风格有别形制各异的印章。细细观察之下,唯见阅尽历史沧桑的每一方印石和朱白相映之下的片片印蜕,似乎都在诉说劫后余生的百般幸运和前辈艺术家们的金石交谊。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陈巨来与谢稚柳相识,缘起张大千之介绍,据《安持人物琐忆》载:“(大千)自云,生平只钦佩两个半画家,吴、溥二人,全才也,半个即稚柳。大千郑重以稚柳介绍于余,云:所谓半个者,指他写花鸟直追宋元,吾亦有时自愧不如云云。故余肯为稚兄作印六七十方,因大千之介也。稚公为余作画亦至多,无一不精,惜抄去十之七八矣。”后巨来常为谢稚柳治印,而谢老亦用书画作品回报之。展品中,陈巨来所刻的《苦篁斋》印章则是公认的精品。

  澎湃新闻在现场发现,韩登安赠谢稚柳伉俪的象牙对印,拟元人法,其中一方被陈巨来不客气地磨去重刻。

韩定安赠谢稚柳印,拟元人法刻《秋兰室藏书画》韩定安赠谢稚柳印,拟元人法刻《秋兰室藏书画》
韩定安赠谢稚柳伉俪印原石,陈巨来再刻边款韩定安赠谢稚柳伉俪印原石,陈巨来再刻边款
?

  韩定安赠谢稚柳伉俪印,陈巨来重刻《秋兰室藏书画》

  钱瘦铁刻,《谢稚之印》

  展览同时展出张大千书与谢稚柳先生信札三通和王蘧常先生的“壮暮堂”书迹原件。谢定伟对澎湃新闻介绍说,其中一通信札是张大千委托在香港做出版的张应流带给谢稚柳,那是“文革”结束后带到的,“在信中,张大千提到了送谢稚柳一张小画,这张画后来朵云轩为之做过木版水印。在此画拿去朵云轩做木版水印期间,母亲还仿了一张。”

  现场展示的一份张大千致徐伯郊的一封信札则透露了张大千赠谢稚柳牛耳毫笔的内幕,据谢定伟介绍,张大千曾以南美洲牛耳内的毫毛,特制一批画笔,以其中两管对笔赠谢稚柳,并于笔杆上刻字“艺坛主盟”,“此牛耳毫于南美得之,制成寄上稚柳吾弟试用,大千居士爰,甲辰七月客江府。”。此时张大千六十六岁,谢稚柳五十五岁,数十年耕耘,放眼画坛,大千借用《三国演义》“煮酒论英雄”的典故,寓意兄弟二人已经可以当之无愧地以“艺坛主盟”之名执画坛牛耳!而从这一封大千致徐伯郊信中可知,当年大千正是托徐伯郊将牛耳毫笔带给谢稚柳,因当时神州政治运动,这两支笔几经辗转,历经十年,直至一九七四年才到达谢稚柳手中。谢稚柳感慨万千,赋诗一首,以明心迹:“十年风腕雾双眸,万里思牵到雀头。豪气何堪摇五岳,墨痕无奈舞长矛。蛮笺放浪霞成绮,故服飘颻海狎鸥。休问巴山池上雨,白头去日苦方遒。”

张大千赠谢稚柳南美洲牛耳毫毛笔“艺坛主盟”张大千赠谢稚柳南美洲牛耳毫毛笔“艺坛主盟”
张大千信札(徐伯郊 牛耳毫笔)张大千信札(徐伯郊 牛耳毫笔)

  王蘧常书“壮暮堂”横幅

  谢稚柳先生画室中高悬一块三尺大小的匾额,所镌“壮暮堂”三个章草大字,便出自人书俱老的当代书法大家王蘧常先生手笔,那苍古旷畅的笔体特征,一派黄钟大吕式的逼人气息至今挥之不去。此次现场展出,十分难得。

  谢稚柳画、傅式诏刻的端砚砚盖也是一件精品。傅武诏是白蕉的学生,跟随白蕉学习书法,因此在雕刻的刀法上可见功底。此砚为端溪老坑,蕉白,新嫩可人,砚石之背则刻有陈佩秋所书的“紫云”二字。

  谢稚柳画,傅式诏刻端砚砚盖

  壮暮堂藏墨

  据悉,展览将至9月22日。

责任编辑:华夏亚博在线玩网

相关新闻
多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