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瑜:多元身份下 我负责“发现”而不是刻意寻找

2019-08-01 14:35 未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澳籍青年艺术家王瑜(Carrie.W)在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

“不会写诗的小说家不是好的艺术家”,看似一句网络流行语,其实非常贴合澳籍青年艺术家王瑜(Carrie.W)的身份语境,不过仅这一句还并不能全面概括她身上所标签的多元身份。

在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大家都在讨论哪家博物馆活动最吸引人时,上海新天地的一幢老洋房里,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也在这天对外亮相,而背后创始人便是王瑜。

不管是写诗歌小说、艺术创作还是画廊主,多少人难以坚持的事情,在王瑜看来其实是一回事,“就好比一株植物上的茎、根、叶、花。” 因此我们不得不好奇,是什么样的经历,能让王瑜“身兼数职”并乐在其中?

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

与王瑜沟通后,我们最深刻的印象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别人比你聪明,而是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努力”。近几年,王瑜获得了“第五届中外诗歌奖”一等奖、“2018优秀小说奖”一等奖、“四叶草文学奖”等奖项。并着有中文长篇小说《没有名字的狗》、短篇小说集《夜间飞行》、诗集《永恒白昼》。其艺术作品获“第四届亚洲青年艺术家提名奖”,《云》系列部分作品也被新南威尔士国立美术馆、悉尼当代艺术馆收藏。

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展厅现场

小时候,因为母亲在印钞厂工作,王瑜的幼儿园托付在厂内,机缘巧合下,引导她进入绘画领域的是追求严谨、传统功底扎实的制作人民币图像的画师。进入复旦大学后,王瑜选择的广告学又综合了绘画、涉及与新闻传媒等门类,这期间她热衷于利用电脑软件处理图像,创作也开始向新媒体方面延展。直到现在,新媒体依然是她感兴趣的部分。

在大学专业之外,曾任复旦诗社理事的王瑜是公认的才女,复旦诗社第27任社长肖水评价她是“最特别,也最奇怪的一个。”肖水回忆,王瑜可以很快地进入专业状态,在短诗歌创作起步阶段就获得了叶红诗歌奖,“当时她才刚开始写诗,我一看就感到惊艳,接着她很快就获奖了。”

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展厅现场

当众人对她赞不绝口时,王瑜从诗歌转变小说创作。2015年是拼命三郎王瑜的转折期,她辞去了早九晚五的广告工作,开始专心创作,完成了三部中篇小说,并开始改编剧本。2017年当她的另一部短篇小说《夜间飞行》出版后,有人疑惑“悬念、烧脑、怪诞”的小说是出自一位甜美女生之手,不过王瑜却表示:“小说是什么?一个字连着一个字打下去,一句话写完了就写下一句话,一段写完了再写下一段话,慢慢地等到它达到了一定的数量,我就命名它是小说。这其实就是一个,回过头来重新命名它的过程。”

王瑜在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现场

看奇诺画廊正展出的王瑜作品,最早风格类似于欧洲象征主义,后来转向抽象和符号化,近乎于日本物派的绝对。现在她更自我的不执着、不“操纵”概念,更表现东方。在王瑜的世界里,她不刻意选择和寻找任何符号,而是只负责“发现”。

2018年,王瑜荣获澳大利亚“国家杰出青年艺术家”。这是一项由澳大利亚蓝山艺术中心发起,针对华人艺术家专门设立的奖项,来嘉奖对东西方文学、艺术等相关领域创作具有开拓性和人文关怀,并作出卓越贡献的个体。这一奖项无疑是对王瑜努力的认可。

对话王瑜

雅昌艺术网:我们好奇,在艺术创作之前您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王瑜:我是广告出身,在此之前一直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是每天下班后我会保持3-4小时的写作时间,当时主要是小说和剧本为主。从这时开始,我便长时间处于身兼数职的状态。

2015年,我的生活和工作发生比较重大的变化。首先我结束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开始独立写作和画画;其次,我开始结实国内的年轻艺术家、导演、电台编导等艺术相关人士,几乎都和朋友从早到晚泡在一起,密集地聊天、沉默接着又聊天……周而复始,这极大地影响到我的创作。

与此同时,我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国内策展人,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明显感受到国内观念艺术概念的稀薄。

王瑜出版的部分小说集

雅昌艺术网:在艺术作品中,有受到诗人、小说家身份的影响吗?

王瑜:我所有的身份和创作,就好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原理,那个“道”是一元的,接下来生发出的一切都是道的衍化。不光帝王将相有帝王将相之道,工农商也有工农商之道,甚至如庄子说的:道在屎溺,道在蝼蚁……此道和彼道,都是同一个道。

这个所谓的“道”,西方也有将它以“能量”“天意”“力比多”等各类哲学宗教词汇来表达,但大体上,各个亚博在线玩都能在这个问题上达到一个混沌的统一:就是相信有那个神秘的不可知的起源的存在。在那个神秘的不可知的起源的前提下,我们存在,那个起源是零,我们是一二三四五六七……

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展厅现场

雅昌艺术网:2015年是您创作的转折期,在密集地小说、剧本诞生之外,我们也看到您在2016年创作《超级网红》系列入围了“第四届亚洲青年艺术家提名奖”。当时创作这一系列作品,是什么样的想法?

王瑜:《超级网红》是我作品中比较少见带有戏谬意味的系列,这个系列建立在包括“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大卫”、“蒙娜丽莎”等流传于世的经典名作之上。在戏谬化的处理中,所有人物形象都拥有极端瘦削的脸颊、尖下巴、夸张的大眼睛和磨皮……是想要对眼下国内整容风潮和美颜风潮的反映。

事实上,我对这些社会现象保持中立态度,因为它们属于一个时代的产物,将这种产物以夸张的方式纪录、表达出来,是我这组作品的初衷。

雅昌艺术网:之前您提到对多媒体产生兴趣,在您作品有体现出来吗?

王瑜:新媒体是我感兴趣的部分,不过我的部分意识随时提醒我,“新”很有可能是一个伪概念。因为一切“新”媒体会在一霎那成为旧的,一切新的观念、新的介质、新的风格都很难维持于“新”的状态。

于是我回归传统架上绘画和回归传统诗歌创作,一方面试图打破“旧”的形式,另一方面也在祛魅“新”的观念。

我认为只要“新与旧”的二元论在那里,就永远有黑白、好坏、新旧……有各种各样的价值判断,那么艺术就不可能自由。

雅昌艺术网:2017年,您带着11件画作与短篇小说集《夜间飞行》,在上海交大出版社举办了一场兼具文学与艺术语言的学术讨论会。当时强调符号化的作品具有波普风格,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王瑜:这11件作品和《夜间飞行》诞生于同一时期,因此不可否认它们具有大量的互文。当时现场以《大爆炸》艺术展进行呈现,作品源自于我为《夜间飞行》绘制的插画,带有一定的版画质感,甚至有点类似于安迪沃霍尔的丝网印刷。

在作品中并非我在选择符号,而是符号选择了我。一部分符号是工业化和商业化象征的,因为在小说中涉及了某些工业化的批判和商品经济的反思。但是我不能否认这组复古意味强烈的作品,它们的形式是波普化的,或者说这些表达形式是达达主义的。正如我一直坚持对新旧二元论的反对,会尽可能模糊任何时代的特征,尤其是在素材的选择上。

也就是说,我不刻意选择任何符号,我只负责“发现”。

《云》系列作品

雅昌艺术网:正在上海Chino?Gallery展出的作品中,令人记忆深刻的以“云”创作的动物系列。“云”系列什么时候开始?云代表什么?

王瑜:《云》系列贯穿在我每个创作周期中,也几乎贯穿了我的整个人生。它最早出现是起源我们小时候看云、拍摄云、根据云的轮廓来添加细节、将云勾勒成小动物等,这种孩子气的处理方式让我非常着迷,所以我在创作了上百张云朵照片的勾勒后,正式开始画云。

我对这个系列的延展度是目前作品中最完整的,除了作品,为了让没有收藏习惯的观众也能共享这种愉悦,我还制作了《云》系列周边产品:包括明信片、体恤、鸭舌帽、台历……

我希望这种天真可爱、迷迷糊糊地快乐,能像一件衣服、一顶帽子那么触手可得。因此我赋予《云》系列的意义就是:天上的云是高远、不可触碰的,但地上的艺术是切近、切肤的。

雅昌艺术网:2018年您又接触了涂鸦项目,你熟练运用不同的创作表现手法,最终想要表达什么?以艺术为例,在创作过程中哪些作品是您认为比较成熟的?

王瑜:?我认为目前风格比较成熟的艺术创作可能恰恰是最不成熟的作品,譬如绝大部分的油画。它们具有一切元素、可以说很完美,但却少了“拙”的灵气。而创作中不算成熟的诗歌、喷绘,反而风格上最为成熟,因为它们具有高度的整体性和表现力,可以说是我个人人格的剪影。

我喜欢把小说和油画比作加工工序相当繁复的零食,因为佐料和工艺完备,反而破坏了食材的原味。而诗歌和即兴的喷绘,几乎像新鲜食材的刺身那么原汁原味,吃一口就知道作者和作品的质地。

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展厅现场

雅昌艺术网:什么情况下会让您有创作灵感?您的创作至今,理念有发生变化吗?

王瑜:如果说写作是憋着一口气潜水,绘画对我来说就是浮出水面换气。我的创作并不规律,有时几个月没有任何作品,有时一个月内能创作出一个系列,这一切都取决于“神灵附体”的时刻。创作灵感对我个人而言只是生活的副产品,类似于呼吸,这好像无需刻意去寻找,它永远都在那儿,顺其自然。我并不认为需要刻意去寻找灵感,在漫长的等待中,用心生活就好。

我相信几乎所有创作者都明白这种感受,当可以创作时会有个感应,好像上帝一个响指,接着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如果没有那个响指,就只能等待。

创作至今的理念肯定已经发生了一定变化,但这种变化就像小孩从牙牙学语到流利阅读,只是技术层面的升级。如果把人比作一台图灵机,那么创作上的一切变化不过是程序的更新,但那套0和1的初始程式设定是不变的。

就像DNA永远以它最小但最固执的结构影响每一个细胞那样,我认为在人性中不存在真正的“变化”,所谓理念的变化很可能只是冰化成水、水蒸腾成云、云凝结成雨……表面形式上的演绎罢了。

奇诺画廊(Chino Gallery)展厅现场

雅昌艺术网:什么样的机遇让您决定创立Chino?Gallery?方便透露Chino?Gallery未来的规划方向吗?

王瑜:Chino?Gallery的总部在悉尼,澳洲国立美术馆和蓝山艺术中心提供了一定技术层面的支持,这使我对选址较有信心。作为南北半球艺术交流层面的纽带,将国内的选址定在上海是经过多方面考虑的。

首先,这里是我的出生地,尤其在新天地一带,这对我在画廊布局和运营方面的把控有很大帮助;其次,这里是全国的商业中心,符合Chino?Gallery以商业对冲艺术的初衷。事实上,没有经过商业化考验的艺术是很脆弱的,而我们需要强大的艺术。

Chino?Gallery在上海落地之初,希望与国内年轻艺术圈搭建起桥梁,于是我们携手Big?Space创始人汪天鑫合作,在这个过程中能感受到国内年轻艺术家和策展人的生命力,但也能感觉到未经商业洗礼的艺术的脆弱性。

为了让国内的艺术更经得起考验,未来Chino?Gallery的整体定位将更靠近大众市场,甚至更靠近消费品,以此让艺术走入大众。

雅昌艺术网:谢谢您,也希望Chino?Gallery能推出更多展览和交流活动。

?

Chino Gallery地址:上海市自忠路416号(近淡水路)

公众免费参观时间:周六、周日12:00-18:00

责任编辑:华夏亚博在线玩网

相关新闻
多说
?